都市花语- 第二百五十二章 孕妇

乱伦小说   2021-05-04   加入收藏夹

  南宫秋月摸索半晌,终于,她的小手来到云逍的裤裆处,那里不知何时已经鼓起了一个高高的蒙古包。南宫秋月小手颤抖着轻轻的在蒙古包上摸了一把,然后非常果断的握住。

  “嘶。。。。”云逍舒服的吸了一口冷气,脸孔微微泛红,他有些动情了。

  米露奇怪的看着三人,不明白这三个华夏人是怎么了?难道这就是他们饭后的活动,可是,以前怎么没听夫人提起过呢?

  南宫飘雪不看云逍的挑逗,最先败下阵来,她开始用自己的双腿夹住云逍的大脚,不让他再动,再动的话,她就要泄了,现在泄身子可不是好时候。

  云逍的五个脚趾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了,从南宫飘雪身体的情况来看,云逍知道她要高潮了,为了不让南宫飘雪当众出丑,云逍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可是,他的大脚却并没有撤出南宫飘雪的腿间,那里柔软温暖的感觉让他舍不得离开。

  “夫人,我收碗筷了。”三人正在专心的享受暧昧刺激带来的无上快感。突然,不了解情况的米露一下子站起身来。

  米露的突然袭击让没有一点准备的南宫飘雪身体猛滴一颤,然后身体里那股欲望再也控制不住,她连忙把脸埋进自己的手臂之间,然后小嘴里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声,娇躯轻轻的颤动几下,丰满的娇躯下意识的扭动几下。

  南宫飘雪的举动让米露完全愣住了,怎么夫人的反应这么像女人做爱高潮时的表现呢?难道夫人在做爱?可是男人呢?难不成,她在自慰?可是,她还在怀孕啊。米露百思不得其解。

  “夫人,你没事吧,你身体不舒服吗?”米露关切的问道。

  南宫飘雪勉强摇摇头:“没,没有,米露,你,你收拾好了就回家去吧,今天这里不用里伺候呢。”

  “可是,夫人,你的身体。。。。”米露有些担心。

  “没事的,米露,我姐姐来了,她会照顾好我的。”南宫飘雪勉强说道。

  “哦,既然如此,那好吧。”米露答应下来。

  当米露离开别墅后,三人依旧坐在饭桌上一动不动,谁也没有起身的意思。反正都是自己的女人,云逍也不怕丢脸,他把脚从南宫飘雪的腿间拔了出来,然后试探着问道:“月姨,雪姨,要不,我们去房间?”

  云逍的话让两个女人绯红的脸颊一下子变得通红,南宫秋月用力的捏了一把小云逍:“谁要和你去房间?”南宫秋月说完,径直站起身来向洗手间走去,她要去处理一下自己的身体。

  看着南宫秋月扭动的美臀,云逍非常不雅的吞了一口口水,眼中毫不掩饰的冒出狼光。

  现在客厅里只剩下云逍和南宫飘雪两个人了,经过刚刚的事,南宫飘雪先前的冰冷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娇羞,这种娇羞让她连抬头看云逍的勇气都没有。

  这下云逍得意了,嘿嘿,先前好言好语的相劝,你不仅理都不理我不说,还冷言冷语的讥讽,现在好了,也轮到我发威了,唉,收拾饥渴熟妇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床上把她征服的一塌糊涂。恩,如果没床的话,在桌下把她搞到高潮也是可以的。

  作为姐姐,南宫秋月自然了解妹妹的心思,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也从原来讨厌云逍变成了深爱云逍,毕竟两人之间还有一条割不断的纽带,那就是她肚中的胎儿。所以,先前南宫飘雪和云逍吵架,南宫秋月并没有相劝,她知道,妹妹并没有生云逍的气,她之所以那么做,一是为了下台阶,二则是发泄心中的怨气,现在怨气发泄的差不多了,为人家怀孕的台阶也下了,接下来两人应该做的事自然就是水乳交融的缠绵了。这个时候,南宫秋月自然不会无聊到去打扰两人,她昨晚才和云逍玩过,她并不饥渴,而且还很饱。

  浴室里,南宫飘雪一丝不挂的站在镜子前,镜子里,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出现在其中,女人脸蛋绝丽,身材丰满,小腹微微凸起,双腿丰腴修长,皮肤晶莹如玉。如果她的身材再苗条一些,那绝对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绝代红颜。可是,即便如此也没有人能否认她的熟妇魅力。

  南宫飘雪刚洗过澡,身上的水滴还没有干,头发还在不停的往下滴水。丰满洁白的乳房上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水珠,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和她洁白如奶酪一般的乳房相映成趣,十分的诱人。

  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南宫飘雪轻轻的叹了口气:“他还会迷恋我这具三十几岁的身体吗?”南宫飘雪说着,伸出双手轻轻的托了托自己越加丰满的乳房,眼中有些迷茫。

  “应该会吧,我还不老啊,我的身体看上去,比起那些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来说丝毫不差,再说了,姐姐的年龄比我还大呢。唉,都是怀孕惹的祸,不然我的腰也不会变得这么粗了。”

  南宫飘雪还在自言自语的时候,浴室的们却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从镜子里,南宫飘雪自然注意到了这一幕,她一瞬间完全傻了,只能呆呆的从镜子里看到那个人大摇大摆的推开浴室的门走了进来。

  “啊。。。。”片刻过后,南宫飘雪尖叫一声,手忙脚乱的去扯浴巾,想遮挡住自己的娇躯。

  云逍脸上带着坏笑,也没有阻止她,就这么好整以暇的看着俏脸通红,慌慌张张的南宫飘雪。他还以为南宫飘雪在洗澡呢,没想到她已经洗完了,而且似乎在镜子里欣赏自己的身体。

  当浴巾裹住自己的郊区后,南宫飘雪心中微微的松了口气,娇躯隐藏在浴巾地下,让她稍稍感觉安全了一些。

  “你,你进来干什么?不知道我在洗澡吗?”下一刻,南宫飘雪爆发了,这个混蛋,我还没有原谅他呢,他居然敢大摇大摆的走进浴室看我洗澡,他不知道姐姐还在外面吗?

  “哦,雪姨,我进来,自然是洗澡了。你还没洗完吗?要不,我们一起洗吧,正好,你是孕妇,我帮你洗。”云逍笑嘻嘻的说着,丝毫不在乎南宫飘雪语气之中的火药味。而且,说话的时候,他还不知廉耻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一起洗?”南宫飘雪俏脸通红:“你这个混蛋,鬼才要和你一起洗,要洗你自己洗,我洗完了,我要去睡觉去了。”南宫飘雪说着,故作镇定的想从云逍的身边穿过,然后离开浴室。

  云逍岂能让她如愿,他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今晚要征服这个女人,不能让她继续用冷面孔对着自己。云逍快速出手,扯住南宫飘雪身上浴巾的一角,然后用力一拉。

  南宫飘雪一个没注意,浴巾一下子散了开来,她光洁如玉的娇躯再次暴露在空气之中。因为浴巾的作用,南宫飘雪脚下一滑,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地上摔去。如果这下摔实了,她肚子里的孩子铁定是没了。

  瞬间,南宫飘雪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眼中全是绝望的惊恐。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她坚持了四五个月的结果啊,如果就这么一下子摔没了,那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云逍会让南宫飘雪摔倒吗?这个答案自然是不用说的了。看到南宫飘雪摔倒,云逍也不敢大意,他第一时间伸出双臂,紧紧的抱住她。

  南宫飘雪俏脸惨白的等了半晌,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到来,而且,似乎自己正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抱住。南宫飘雪连忙睁开眼来,入眼之处是一双漆黑而深邃的眼睛,眼中饱含深情,默默地,像江水一样流淌着,跨过空间的界限,一直通过她的眼睛流进她的心底。这一刻,南宫飘雪醉了,她呆呆的和云逍对视着,脑海之中什么也不想,她只是顺着自己的心去享受那种被蜜糖包裹着的甜蜜感觉。

  两人就这么对视良久,不知道是哪根神经不对,云逍并没有像电视里拍的那样,趁机亲吻南宫飘雪,他微微一笑,小声叫道:“雪姨。”

  南宫飘雪眼中泛起一阵迷茫,她迷迷糊糊的应道:“恩?”

  云逍微微一笑:“我们该洗澡了。”

  “恩。”南宫飘雪终于回过神来,只不过经过刚刚的事,她心中对云逍的那一点点怨愤也因为他刚刚眼中的那似海的深情给融化的一点不剩。南宫飘雪脸蛋微红,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避过云逍的眼睛,脸蛋轻轻埋进他的胸膛,小手也随意的搭在他的肩膀上。

  云逍一个弯腰,轻轻松松的把南宫飘雪抱了起来,往浴缸走去。

  南宫飘雪就这么羞涩的靠在他的怀中,任他施为,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她也没必要故作矜持了,反正孩子都要给他生了,鸳鸯浴算什么?

  两人之间的鸳鸯浴很温馨,南宫飘雪早就已经洗过在了,云逍只是占便宜似的随便给她清洗了一下身子。大多数时候是南宫飘雪在帮他洗身子。云逍并没有在浴室里就和她翻云覆雨,大人爽不爽没关系,如果因为大人的爽快,而让肚子里的孩子不爽快,那就是罪过了。五六个月的身子,似乎已经不太适合做那事了,特别是以云逍的规模。

  “雪姨,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偷偷的来加拿大生孩子呢?”云逍坐在浴缸里,南宫飘雪坐在他的身后,正细心的给他清洗后背。

  听到云逍的问话,南宫飘雪原本在他后背上移动的小手顿了一下:“你真的不知道吗?”

  云逍沉默半晌:“你不想让我知道。”

  “猜对一半。”南宫飘雪轻轻一笑。

  “你也不想让你的丈夫知道。”云逍眉头微皱,这个问题不好解决。

  南宫飘雪移动的销售停了下来,她轻轻的叹了口气:“他毕竟是市长,而且,他的家族实力也不弱。和他离婚,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我们两人已经好几年没在一起了,我是不可能怀有他的孩子的。”

  云逍知道南宫飘雪所说的没在一起的意思,她的意思不是两人没住在一起,而是两人没做那事。

  “雪姨,对不起。”云逍小声说道。

  南宫飘雪微微一愣,然后微微一笑:“这不是你的错,谁也不想这样,这是一个意外。”

  “可是,雪姨,你有权利不要这个孩子的。”云逍突然说道。

  云逍的话让南宫飘雪娇躯一震,眼中的柔情快速淡去,她语气恢复冰冷:“这就是你来加拿大的目的?”

  云逍自然察觉出了南宫飘雪的异样,不过他并没有理她:“不,我来这里,只是想来看看你。只是月姨,你得承认,如果,你按我说的做,你活的要轻松很多。”

  “云逍,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南宫飘雪语气严肃,如果云逍要让她打掉孩子的话,那她立刻就转身走人,并且从此不再见他。

  云逍转过身来,他温柔的看着南宫飘雪:“雪姨,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支持你。你不想要孩子,我不勉强你,你想要孩子,我支持你,并且,我会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南宫飘雪定定的看着云逍的眼睛,最终她轻轻的叹了口气:“云逍,我已经不年轻了,我现在只有一个孩子,如果错过这一胎,我不知道以后我还有没有机会再生孩子,所以,无论如何,肚子里的孩子,我要生下来,即使全世界都不承认他,我也要生下来。”

  云逍点点头:“恩,我知道了,雪姨,那就生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