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花语- 第一百七十三章 流血夜

乱伦小说   2021-05-04   加入收藏夹

  “好了,现在我们是分开行动呢,还是一起行动?”这种小场面云逍显得很轻松,不就是救一个人吗?以前刺杀总统都干过,云逍可不信,他洪开明看守上官婷儿的守卫比一国总统的保卫还严密。

  “一起行动,我想看看你杀人的手法,虞凤他们把你吹得像神一样。”上官绝情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云逍无奈的翻翻白眼:“大哥,现在,咱们是救人要紧啊,救不出你妹妹,咱们就是把洪门上下全屠光了,也没用。”

  “你不用担心,我妹妹有姨娘去救,我们只需要负责杀人就好。”上官绝情十分的淡定,看得出来他对夜灵很放心。

  “你就这么有把握,夜姐有能力救出婷儿?”云逍奇怪的看了眼上官绝情,他发现,上官绝情有些崇拜夜灵。

  “我相信。”上官绝情回答的很坚定。

  “好吧,既然你自己都不着急,我着急什么,你不是想看我杀人吗?这不,人来了。嗯,左边的,我来,右边的你来。”云逍微笑指着前方黑漆漆的树林说道。

  上官绝情微微皱眉,老实说,他还真没发现树林里有人。

  “你别担心,我不会骗你的,这两边树林里,人数差不多,大概在二十人左右,他们身上有枪,似乎暗处还藏的有狙击手。呵呵,这个洪开明还挺看得起你的,无论你走左边还是右边,你都难逃被围攻的命运。”云逍自顾自的笑道。

  “好,我信你。”上官绝情说完,手臂一晃,匕首又出现在他的手上,他几个闪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云逍摇头失笑,这家伙怎么老是喜欢早早的就亮出自己的武器呢?难道杀人的时候再亮出来不好吗?

  “啊。。。。”一声惨叫划过夜空,这预示着今晚的杀戮开始了。

  右边的树林里打得很激烈,惨叫声不断的响起,甚至还有枪声。

  云逍靠在一棵树上,暗暗摇头:“绝情兄啊,不是小弟不帮你啊,实在是,你出去的太早了,洪开明以为去的只有你一个人,所以,左边林子里的伏兵也过去对付你了,我现在就是想打,想杀也没机会啊,唉,你慢慢的杀吧,我先去打探一下消息。你放心,你的姨娘能够救出你妹妹,我可不放心我的灵姐能够救出婷儿啊。”摇头晃脑的说一阵,云逍果断的闪了。这一带没什么人,因为方圆上千米的范围是洪门的地产。前方不远处有一栋别墅,那是洪家度假的地方,上官婷儿就被洪开明关押在那儿。

  在树林中打得十分辛苦的上官绝情知道自己被云逍给耍了,不过他现在可没有时间多想,几十号人围着他,一个不小心今晚他就得交代在这里。更加让人头疼的是暗处还有狙击手,那才是真正要人命的东西啊。

  “滋。”上官绝情一刀割破一个洪门成员的脖子,紧接着手肘用力击出,咔嚓,一声脆响又是一条生命消失在天地间。

  “哈哈,上官绝情,我就知道你要来,怎样?被人围攻的滋味不好受吧?”突然,洪开明的声音响起在树林里,上官绝情知道,洪开明并不在树林里,他应该就呆在不远处的别墅之中,他是通过音响和自己说话。

  “上官绝情,我承认你武艺不错,而且现在看来,你的武艺在最近这段时间长进不少啊。可惜啊,可惜,你上官绝情今晚注定要死在我洪开明的手中。力排南山三壮士,齐相杀之费二桃,这样的典故,你上官绝情不会不知道吧。上官绝情,你拿什么和我斗,南绝情,北开明?哼,就你这样的莽夫也配合我洪开明齐名?你不知道,最高明的杀人手段是不费一丝一毫的力气,不是你这种拿着砍刀血拼吗?”洪开明得意非凡,他有理由得意,上官绝情是青帮的继承人,是青帮的希望,现在上官绝情就要死在自己的手中了,也就是说,青帮最终是灭在自己的手中,这样的功劳,就是他的父亲洪门门主也没有啊。

  上官绝情冷冷一笑,也不说话,下手却越加的狠了,在他的手下,没有一个活口。

  “你们给我杀了他,死了,我厚葬,你们的家人后半辈子有我洪开明照着,没人敢欺负他们。活着的,每人五十万。”洪开明真是发狠了,五十万说拿就拿。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不,立刻就有好几个洪门的成员被金钱冲昏了头脑,不要命的冲了上去:“兄弟们杀啊,上官绝情只有一个人,咱们就是累也累死他。”

  “杀,杀,杀!”喊杀身震破夜空,远远的荡了出去。

  “刷。”

  “哼。”上官绝情在干掉十几个人之后终于受伤了,他的手臂被割了一刀,伤口不深,不过鲜血却是涌了出来。

  “兄弟们,上官绝情受伤了,大家和他拼了,少主会帮我们报仇的,我们的妻儿老小少主也会帮我们照顾的,大家别怕,一起冲上去杀了他。”

  “吼吼。。。”洪门成员的第二波攻击又到了。

  “刷刷。。。”两声脆响,上官绝情连续受了两处伤。

  上官绝情感受着后背和肩上传来的疼痛,心中暗暗苦笑:“夜姨,云逍,你们再不快点,我真的要被乱刀分尸了。”现在上官绝情已经不敢和这些疯狂了的洪门成员正面对碰,他只敢借助树干和他们游斗。

  “狙击手,给我杀了他。”洪开明大吼。

  狙击手?上官绝情暗暗叫苦,这下完了,他挡开一把砍向自己脖子的砍刀,一脚踹飞举刀冲向自己的洪门成员,勉强把身体藏在树后,不让狙击手看见。

  “什么?人被救走了?饭桶,统统都是饭桶,还不快去给我追?”音响里,洪开明气急败坏的声音传了出来,显然他被气得不轻,不然,以他的城府,不可能这么失态。

  “去,把为夜灵准备的那批人给我叫出来,让他们一起去吧上官绝情的人头给我取下来,哼,留不下夜灵,难道你一个上官绝情我也留不下来吗?”很快,洪开明冷静下来,做出了最合理的安排。

  “你们看清楚了,救走上官婷儿的是夜灵?”

  “是的,少主,不过,和夜灵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戴着银色鹰翼面具的家伙,那人十分的厉害,眨眼的功夫,我们就损失了四五个弟兄。”

  “戴着银色应鹰翼面具?难道是在永宁县的时候,帮夜灵杀人的那家伙?”想到这里,洪开明神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他恭敬的对他身后的三位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说道:“有劳三位叔叔了。”

  其中一个鹰钩鼻的中年男人淡淡摆手:“我们知道怎么做,洪门的人,越来越没出息了,连一个小丫头也守不住。”

  洪开明脸色微微一变,紧接着有恢复如常:“三位叔叔说的是,小侄以后一定加强对他们的训练。”

  “嗯,好了,我们走吧,如果等他们走远了,那就不好办了。”鹰钩鼻男人冷漠说道。鹰钩鼻在黑道上很有名,叫血鹰,他平生杀人无数,为洪门立下汗马功劳。

  “好,那夜灵杀我洪门精英无数,今晚也是该让她偿还血债的时候了。”这次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胖胖的家伙,他的脸蛋看起来慈祥,眼中的神情却是比万年寒冰还冷。胖胖的家伙叫笑面虎,出手狠辣。杀起人来,无论男女老幼,统统干掉。

  站在一边,一语不发,脸色苍白,像个病痨鬼一样的高瘦男子叫残天,意思是能把天都打残。这三个人都是黑道之中的绝顶人物,和夜灵比起来,三人的威名一点也不差,之所以他们没有夜灵出名,一是因为他们已经退出江湖多年,二就是,夜灵是女人,一个女人取得那样的成就更容易让人记住和敬佩。

  带着夜灵一路逃跑的云逍突然停了下来,耳朵竖起,然后动了几下:“灵姐,带着婷儿先走。”

  “那你呢?”夜灵平静的问道,这个时候就显示出了一人的心理素质,泰山奔于前而面不改色,夜灵现在真的就是面不改色,非常的震惊。上官婷儿也很镇静,她甚至比她妈妈还震惊,她被人下了药,还在昏迷呢。

  云逍傲然一笑:“来人是三个,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和我一战之力,不过,他们想留下我,却是不可能的。好了,别废话了,快走。”云逍推了一下抱着上官婷儿的夜灵。

  夜灵向前走了几步,紧接着她又冲了回来,在云逍惊愕的目光中,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活着回来,我给你,你想要的。”夜灵说完,抱着女儿冲进黑暗之中。

  云逍愕然,我想要的?我想要你,你给我吗?云逍摇头失笑,温柔的伸出手掌,然后只见他五根手指一晃,一把小巧的飞到出现在他的掌心,飞刀的样式和李寻欢的非常的像,可以说就是按照他用的模样打造的。云逍是一个李寻欢迷,他最欣赏的就是李寻欢的那一招,捏住飞刀后面的刀穗,然后像扔链球一样,把飞刀旋转几圈,刷的一下扔出,敌人立刻倒下一大片。当然,他也非常的痛恨李寻欢,因为他连老婆都让给了别人。他对李寻欢的感情就是,一边是崇拜非常,一边又是非常的想一把捏死他。

  云逍的飞刀绝技,自然是不能和李寻欢比的,但也不可小看了他,一刀干掉一串人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一刀射杀两人,他还真干过。飞刀是他的终极杀人武器,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平时他都是随便找把刀用用,能干死人就好。

  很快,一高一瘦,一胖一瘦,外加一个还算正常的鹰钩鼻男人就出现在了云逍的前方不远处。

  “三位,你们来的可真够慢的啊。”云逍哈哈一笑,装B,这绝对是装B,来的够慢?说的好像是他在专门等人家一样。事实上却是他是因为人家追得太快了,他根本逃不掉

  这才迫不得已逗留下来的。

  “银色鹰翼面具?哦,原来是你,夜灵呢?今晚我们不想杀人,你把夜灵交出来,然后加入我们洪门,我们可以饶你一死。”鹰钩鼻男人血鹰冷冷说道。

  云逍哈哈一笑:“你们以为,凭你们三个老家伙就能杀得了我?真是笑话。血鹰,笑面虎,残天,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别在我面前装什么高手风范,和你们比起来,我就是超级高手高高手。”

  鹰钩鼻也不在意云逍的讥讽,他冷冷一笑:“小辈,听你的语气,你年龄不大。做人,做大事可以,说大话可不行,有实力说大话,那叫实话实说,没实力说大话,那叫吹牛。你既然说出如此大话,那就让老夫来见识一下你是不是真有那个本事吧。你们两人去追夜灵,这里让我来。”

  “好。”笑面虎,嘿嘿一笑,胖胖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掠向黑暗之中。

  云逍冷冷一笑:“想走,问过我了吗?”

  “刷。”破空之声猛然响起,鹰钩鼻血鹰大吃一惊:“小子敢尔,老二快闪。”

  听到血鹰的话,笑面虎连忙使出一个千斤坠,想避过身后那把带着排山倒海的杀气袭向自己后心的飞刀。小李飞刀,列无虚发,小云飞刀,也是如此。云逍极少用飞刀,但是只要他用了,对方必定中刀,是死是活就得看他的心情了。很不幸,现在云逍的心情不是很妙。